罗亚奇称

2016-12-22 11:54

罗亚奇每天的工作就是把ATM机内剩下的钱掏出来,交给安防公司金库的清分室,而后再把银行规划的加钞款项放置在ATM机内。每次清机加钞的工作都是他和共事李思佳一起,李思佳主持ATM机的钥匙,而他则负责ATM机的密码。工作一段时光后,罗亚奇发现,实在“只有一个人同时知道密码和拿到钥匙就能够清机加钞了”。

呈现错账便称加错钞

借口

个别情况下,罗亚奇与李思佳无奈接触到钱箱里的现金。打开钱箱须要钥匙,而钥匙则由安防公司加钞组班长黎维荣保存。当客户银行卡被吞时,加钞员填写一份《主要物品交接登记簿》,便能借到钥匙,辅助客户翻开钞箱取卡。罗亚奇就常常找黎维荣借钥匙。

银行

加钞时“顺带”从钱箱拿钱

2015年10月,罗亚奇给ATM机加钞时,刚好手头缺钱,便从钱箱里抽出1000多元放进了本人口袋。由于他发现,在加钞时,ATM机只会显示加钞人员输入的金额,银行和公司职员并不知道他往ATM机增加了多少钱。罗亚奇称,“当时想着先拿钱用一下,下次再补上去。”

眼见罗亚奇拿钱的数量越来越大,次数也越来越频繁,李思佳劝他收手,否则向公司举报,但罗亚奇称会把自己的钱垫进去。罗亚奇称,他也曾用自己赌博所赢的钱,或者从当天未加钞的ATM机内拿钱,补齐平账。但后来又因为赌博,罗亚奇将钱全体输完了。粗粗一算,发现自己已经挪走了400余万,捅下的“窟窿”越来越大,自己再也填不了了。

伎俩

直到案发,该安防公司和银行才晓得,本来罗亚奇偷偷侵犯了这么大一笔资金。该银行一负责人先容,天天安防公司会派人依照打算表来银行拿钱,装箱后再给ATM机清机加钞,在公司对完账之后,再运回银行对账。

2016年6月23日18时,在亲人的陪同下,罗亚奇(文中均为化名)来到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投案自首。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,罗亚奇应用银行清机加钞员的职务方便,挪用400余万用于赌博,直到发现这个窟窿再也填不平。

银行体系每天会提示应回收多少金额,之后银即将金额告知安防公司,他们再按照金额送到银行。但至罗亚奇自首,“还没有发现账目不对和异常情况”。

自此,罗亚奇就有点“停不下来”,在他负责的每台ATM机上都“取过”钱。据他估算,前后加起来大略400多万。

拿了多少次后,并不人发现异常。后来,他当着李思佳的面拿过几回钱,但最开端李思佳并没有汇报。一次,黎维荣在清账时发现少了10万元,便讯问罗亚奇。罗亚奇说明说,自己在某小区内一处网点加钞时出了过错。当他们去该小区查看时,发现ATM机里确切多了10万元,便将钱交还给了银行。原来,在被发现异常后,罗亚奇成心在小区网点放了10万元来平账。之后,每当涌现错账情况,罗亚奇都以加错钞或放在其余网点没有拿回来为由,敷衍从前。

未发明账目错误跟异样情形

2016年6月23日中午,在父亲和叔叔陪伴下,罗亚奇来到了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自首。据鉴定机构鉴定书显示,清点金额与后盾数据共相差金额达740余万元。

据罗亚奇交代,他于2014年11月底进入湖南某安防公司,是一名清机加钞员。2015年1月,该安防公司与某银行长沙分行签署了自助装备(ATM机)装卸钞等业务服务外包协定书。自此,罗亚奇负责该银行在长沙26个网点33台ATM取款机的清机加钞工作。

12月8日,记者从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获悉,罗亚奇涉嫌职务侵占罪,已进入移送起诉阶段。